2020年6月3日

舊城之華



文圖/陳信甫

栽植後一週間連日大雨,剝皮寮此處園地向來雨中立即積水,伙伴傳來照片,似乎透露著幽微的擔心。沒關係,積水處所選植的種類都是耐溼的,昨日前往查看,果然安然無恙。追加簡易圍欄。



2020年5月27日

剝皮寮城區生活新品味



文圖/陳信甫

剝皮寮連續街屋的斷開處形成了新的小庭院,午時豐富的光影變化搭配古樸質感的石牆,成為網美沙龍照的熱門地點,朴樹下的土壤也因此異常堅硬。栽植為野花/菜園之後,就等著欣賞十種植物的相互襯托的美感表現吧。想像未來舉辦講座時,理解與欣賞之餘,還能彎下腰來採集山芹菜與過溝菜蕨(過貓),在朴樹下一起料理並品味著野菜沙拉。在都市中隱身的牠們,未來會不會在此與我們相會呢?


2020年5月26日

剝皮寮野菜園首部曲



文圖/陳信甫

征服宇宙?不是啦,是走出龍山野菜園,野化萬華去!萬華不但是台北市漢人移民最早開發的地區,也是最早都市化的街區,在剥皮寮歷史街區裏推廣野花/菜園別具意義。推著新戰車,提著一袋袋事前採購的地區性原生植物,在間歇性的大雨之間,和伙伴們一起完成首次向外推廣的任務。

2020年5月24日

校園生態恩仇記



文圖/陳信甫

本來要去捕蚊拍蚊,以辨識最近出沒的蚊種。走到印度紫檀樹下,發現散落著許多鳥羽,從羽色猜想,莫非是先前在三樓走廊拍攝到正在育雛的金背鳩嗎?兇手是誰呢?柯南上身如下推想:如在樹上遇害,兇手可能是上週出沒的領角鴞;如在樹下遇害,那可能就是校園野貓了?



2020年5月22日

野菜園進軍剝皮寮



文圖/陳信甫

野菜/花園的概念與經驗是可以推廣與輸出的,其實去年即已接獲剝皮寮管理單位的委託,先提供了一塊日照偏低,中間生長著一株朴樹,面積將近20平方公尺的基地。早先完成前置作業後,今年這期就要來設計與裁植了。



2020年5月21日

方莖金絲桃



文圖/陳信甫

有位伙伴驚喜的發現說,我們在校內種植的若干植物跟她前往陽明山地區一樣耶!一方面恭喜她辨識能力有進步,另一方面則開玩笑的說,我們不是為了讓小朋友去墾丁畢業旅行而準備,而是為了讓大家出了校門能認識我們所在地區自然分布的植物而特別挑選的呢!



2020年4月30日

野花/菜園毀三觀



文圖/陳信甫

昨晚演講過程中與參與者多次問答之間,猛然警醒「野菜/花園」根本是盡毀社會文化三觀的大逆之作。哪三毀呢?



2020年4月29日

城市野菜食光——做個友善生態的綠色城市生活家!


文圖/陳信甫

要花園,或是田園,還是生態園呢?為什麼不能一舉三得,而非得陷入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困境呢?是觀念與技術問題。今晚以相同主題再度來到同一社大分享,與上次相較,平均年齡低了許多,雖然都戴著口罩,但廿幾位參與者的眼光是雪亮的,過程中不時問了好些問題,看起來躍躍欲試喔。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大家坐著、螢幕、表格和室內

2020年3月19日

大葉釣樟新葉鬥勝



文圖/陳信甫

光從植物書與網站裏查閱,是無法盡得美感的。根莖葉花果等科學性的介紹與各部圖片,只有滿足了辨識的理性需要,然而美感或許才是人類社會最容易被打動的觸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