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9日

大葉釣樟新葉鬥勝



文圖/陳信甫

光從植物書與網站裏查閱,是無法盡得美感的。根莖葉花果等科學性的介紹與各部圖片,只有滿足了辨識的理性需要,然而美感或許才是人類社會最容易被打動的觸發點。



2019年4月11日

為什麼景觀系師生需要參訪野生動物保護區等級的埤塘?(下)



文圖/陳信甫

既然對方不了解景觀系,那麼我們就直接加以說明,因為正面溝通就是得在對方提出的質疑處來著手。參訪此野生動物保護區等級的埤塘(以及後續的三峽成福水草塘)既是我自己這個設計小組提出來的設計教學方法與課程內容,始作俑者不假他人,自己就該來寫個如何在埤塘從事地景設計教學的計畫。



2019年3月24日

為什麼景觀系師生需要參訪野生動物保護區等級的埤塘?(上)



文圖/陳信甫

桃園市某高中多個學科的老師們跨領域合作策劃了一個埤塘課程,除了帶領高中生認識自身所處地域的地理特色之餘,也關切了城市目前與未來的處境,於是有了整頓校內既有水池的想法,他們向景觀系徵詢前往協助的可能性。經過二次深入商討之後,我們安排在景觀設計課程中與該校師生一起來診斷校內兩個的水池現況,期望能提高埤塘生態系的生態豐度與自然度,大一學生們也將提出數個可能的改善方案供校方參考。



2019年3月14日

新題目:諾亞的輕舟-校園角落小院設計(小結篇)



文圖/陳信甫

先前兩年原只是在我帶領的個別設計小組裏實驗,上學期獨立撰寫擴大為全班共同的設計題目。理想是遠大的,但如何達成更是重要的設計,累積十年以上的觀察、思考與心得才能在慣習的以人類自身為中心的空間專業範疇裏,自創生態模式語言運用於景觀設計教學中。



2019年2月8日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文圖/陳信甫

據預報,此地今天原應陰時多雲,然而到了現地卻是陰雨天。走上堤岸,溼冷的季風從右方吹襲而來,碩大的棕色鳥影很容易從溼地上的一片綠草中分辨出來。



2019年1月19日

賞鳥學設計



文圖/陳信甫

雙溪河道向右侵蝕四十五度,水域加寬後流速變緩,泥砂在中央自然淤積形成了一個禾草叢生的小島。時值中午,不見水鳥覓食但卻各自停歇,何處是牠們的宜棲之地呢?


2019年1月9日

平淡的冬末山景



文圖/陳信甫

尖葉楓的燦爛黃葉落盡後,平心靜氣的接納冬末的平淡,期待來年春季的繽紛。



2019年1月8日

景觀公路與地景公路



文圖/陳信甫

什麼是「景觀」?看著媒體上一則被推舉參加國際「景觀」大賞的東部公路報導,字裏行眼裏透露著此一「景觀特色」的形成乃是「改造」原有「雜亂」的「荒蕪」,從而加入地方人文特色的「美學」要素,於是成為一幅怡人的公路風景。



2019年1月5日

煙籠霧鎖百拉卡



文圖/陳信甫

途經百拉卡公路,白茫的天空頓時興雲作霧起來,經常拍攝的百拉卡山逐漸煙籠霧鎖,趁山消失前拍下一張。從春季以來,朵朵的花椰菜隨著時序而變幻,昔日繽紛葉色漸趨暗沉,落葉喬木歷經歲末的燦爛後,留下一簇簇骨感的枝條。累積數年的審美經驗之後,似乎可以遠觀樹幹的姿態猜想著是九芎、尖葉楓、青楓、牛奶榕或烏皮九芎了。


2019年1月1日

樹蛙醫生的生態治療



文圖/陳信甫

年終的最後一刻,趕赴廿分鐘車程外的山溝與台北樹蛙跨年。一到達目的地就能聽到此起彼落的求偶聲,此刻對我們來說或許是淒風苦雨,然而對牠們來說卻正是良辰吉時,只是直到離開前未能目睹佳偶天成的畫面。